戏曲的起源

19世纪末,维也纳是欧洲无可争议的音乐之都。

 

当其他国家从他们的眼皮底下抢走了地球上的财富,当邻国德意志帝国努力实现统一,并将自己投入到工业化的狂热之中,扫除一切陈旧的东西,不遗余力,维也纳的人们仍然忠于传统,仍然坚持认为,是艺术和光的缪斯使生活成为现实。

而这不仅是统治阶级的普遍世界观,这种思想也贯穿于维族民众的各个层面。即使是最小的公民,在 “他的Heurigen “也要求不仅要有一杯好酒,还要有丰盛的点心和激昂的音乐。

因此,每个维也纳人都知道如何判断哪个军乐队最有魄力,哪里有最好的娱乐乐手,谁在大众歌剧院的节目中。

 

这就是为什么在意大利人旁边,维也纳人被认为是他们那个时代最有音乐感的人。在所有的街道上,你都能听到它的响声和铃声,洗衣女工们在工作中唱歌,乐师们打开窗户从他们的作品中演奏,即使是一个著名的戏曲演员最微小的微笑,也被认为比女王的问候更多。

当然这里是各种艺术的沃土。

因为只有在这种空气中,舒伯特才能发出他的声音,只有在这里,雨果-沃尔夫才能追求他的理想西班牙的梦想,约翰内斯-勃拉姆斯才能复活维也纳的古典主义。

大概也只有在这里才能创造出欧洲音乐史上最轻快、最让人心旷神怡的一个流派:歌剧。

 

只要点击图片,您就可以支持我们的欧洲文化历史在线平台!

戏曲!谁能不马上想到亚当、狱警青蛙或猪大亨兹苏潘。谁的耳边没有《卖鸟翁》、《梅花寡妇》、《乞丐学生》最美的旋律。

这些作品至今仍能打动我们,让我们会心一笑,只有在19世纪末的维也纳,才能写出这样的作品。

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我想从这些作品中的一些作品之前,我想先简单地看一下歌剧的发展,并介绍一下导致歌剧起源的那些流派。

首先当然是歌剧,因为歌剧一直被认为是其小妹妹。但比歌剧更重要的是在维也纳传播了很长时间的《歌唱曲》和维也纳民间喜剧,它们为歌剧开始其胜利的游行做好了准备。

最后,我还必须提到一位作曲家,他的作品在19世纪50年代从巴黎征服了欧洲的舞台,并引发了真正的歌剧热潮,他就是雅克-奥芬巴赫。

 

但我们先从维也纳的民间喜剧说起。我们每个人可能都知道F.Raimund和J.Nestroy的名字,因为他们被认为是这一原始维也纳戏剧传统的最重要代表。

但鲜为人知的是,他们的作品只是代表了一个丰富传统的最后绽放,这个传统可以追溯到文艺复兴时期的展台和小丑的形象。

之所以叫这个名字,是因为给 “老百姓 “看的演出剧目在名称上要与给贵族看的作品分开,所以叫 “民间剧”。

他们的行动通常直接来源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,剧中常有音乐、歌舞的穿插,丰富了剧目的内容。

维也纳民间喜剧直接从这一类型的一个子类型发展而来,即被称为 “滑稽 “的粗俗喜剧。

 

正如在维也纳所期待的那样,音乐从一开始就在这些作品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。 最终走到了这一步,以至于很难区分简单的戏曲和闹剧。尤其是这两个剧种都是在同一个剧院里用同一个乐队演出的,部分也是用同一个演员演出的。

维也纳民间喜剧在维也纳会议与1873年股市大崩盘之间达到了顶峰,这一时期,维也纳民间喜剧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,热情的观众冲进了城市的娱乐场所,为这些作品提供了接受的土壤。

 

除了闹剧之外,还有维纳歌舞剧。正如我已经说过的,形式之间的界限是模糊的,但这两种流派都有足够的特点特征,在音乐史上可以分别对待。

歌剧在1700年左右发展起来,是与宫廷歌剧相对应的资产阶级歌剧。当约瑟夫二世决定将维也纳的法国剧院(今天的布尔格剧院)改造成 “德意志民族剧院”,并在那里推广德国歌舞剧的演出时,它经历了一次大规模的上升。

在此背景下,创作了A.萨利耶里的 “Der Rauchfangkehrer “或莫扎特的 “Die Entführung aus dem Serail “等作品。这些作品非常清楚地展示了 “维也纳民族歌舞剧 “是如何将维也纳古老的民间戏剧传统与水歌剧和歌舞剧相结合的。不过,最大的不同是,现在用歌曲代替了咏叹调,用口语代替了朗诵。

因此,《歌唱家》最能称得上是一出音乐插曲剧,它的基本特征是欢快。

它之所以欢快,是因为按照当时的标准,可以在舞台上展示的资产阶级世界的部分,必须以喜剧的形式呈现。只是当这一戒律失去影响后,人们才逐渐开始通过歌谣来传达更多严肃的内容。

这一点在莫扎特的晚期作品或贝多芬的《菲德利奥》中可以很好地看到,其第一幕还是以歌唱曲的形式写成的,而在作品的过程中才变成了一部悲剧性的歌剧。

只要点击图片,您就可以支持我们的欧洲文化历史在线平台!

最后,让我们来看看19世纪中叶,可能是欧洲大陆最美丽的城市–巴黎。

这时的中上层公众与小资产阶级分离,这也体现在他们的休闲活动中。因为中产阶级的上层观众开始向贵族靠拢,或者至少在文化上试图向贵族靠拢,并努力去音乐厅和歌剧院,而新的、更便宜的演出场所则必须为小资产阶级建造。

正是本着这种精神,法兰西喜剧院的前院长雅克-奥芬巴赫(Jacques Offenbach)也开设了一个新的娱乐殿堂–他的 “巴黎剧院”(Théâtre des Bouffes-Parisiens),专门为当时新兴的 “opérette bouffe “流派服务,并以 “两个盲人”(Les deux aveugles)的巨大成功开始。

 

1858年奥芬巴赫的第一部多幕歌剧《冥界的奥菲斯》就已经在巴黎首演,随后开始了它在欧洲的凯旋之旅。

其最著名的乐章无疑是 “地狱奔腾”,此后,”地狱奔腾 “以 “坎坎 “之名享誉世界,并与歌剧流派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。

同年,J.内斯特罗伊将奥芬巴赫的第一部作品带到了维也纳的舞台上,在卡尔特剧院翻译并改编了《灯笼之约》。他用它取得了巨大的成功,以至于在最短的时间内,歌剧的类型成为维也纳舞台的成功保证。

 

不过,如果用我们的歌剧观念来对待奥芬巴赫的作品,就会擦出惊奇的火花。

由于我们的听觉习惯是如此强烈地被维也纳歌剧传统所创造/塑造,以至于奥地利文化评论家卡尔-克劳斯已经为奥芬巴赫的作品创造了 “奥芬巴赫登 “一词,以明确只有奥芬巴赫才能被称为这一流派的代表。

 

1877年以后,他的作品被描述为 “一种被人们倾向于称之为高级废话的闹剧,转移到了音乐领域”。

但这只是奥芬巴赫的伎俩之一。因为在这种戏仿的外衣下,他能够把一种新的、放任的情欲主义带到舞台上,在其他情况下,这种情欲主义是不可能通过巴黎的审查制度的。

再一次引用梅耶的Konversationslexikon的观点 他的作品 “深受半身不遂精神的熏陶,其淫秽的材料和感性的、大多是琐碎的色调,一定会对广大观众产生决定性的影响”。

在德语区,人们更不习惯这种舞台上的自由活动。在这里,新闻界谈到了 “奥芬巴赫的音乐闹剧的巨大轻佻”,谈到了 “整个流派的放荡不羁[……]”,并以 “对危害道德的作曲家的关注 “来评价奥芬巴赫,他的作品代表了 “对一切道德和法律秩序的否定”。

 

但很快,有才华的维也纳作曲家就开始着手创作自己的同类作品。而他们应该发现这样的吸引力,以至于歌剧成为当时最重要的体裁之一,直到今天,它的旋律还充斥着我们的心灵。

你想知道最新的活动信息吗?

阅读更多。

吉他的历史

维也纳美食的文化历史

中世纪的艺术

Pin It on Pinterest

Share This